<strong id="bzhcv"><pre id="bzhcv"></pre></strong>

  • <dd id="bzhcv"><pre id="bzhcv"></pre></dd>
  • <tbody id="bzhcv"></tbody>

    當前位置: 高校人才網資訊職場分享>警惕“先干了再說”,三番進坑,我的職場血淚史!

    警惕“先干了再說”,三番進坑,我的職場血淚史!

    發布日期:2022-09-08 作者:韓毅 閱讀量:81 取消收藏 收藏文章
    【摘要】“去吧,先干了再說?!边@是家里人經常說的,也是我的想法。隨遇而安,是我的一種性格?,F在每次想起這種草率的想法,簡直想捶自己大腿。


    2017年9月初,初秋未至,武漢也還沒有調換它那的悶熱特性,不過對于在這里已經呆了四年的我來說,悶熱這也是青春的一部分。


    不過這一次,我要與它拱手告別了,或許是對這座城市有所疲乏,也或許是喜新厭舊,研究生并未選擇留在這里,而是去了南邊的花城廣州。


    武廣線的兩端,是承載著一個普通人所有的青春。



    傍晚,動車停在了武漢站,提著一個大箱子的我,在車站與等候著的鄭君相遇。鄭君還在二戰考研,不過作為武漢老土著,老媽還是學校的老師,住在家屬區的他并沒有任何一點壓力。


    在學校旁,我們很熟悉地進了一家燒烤店,與鄭君一起備考研究生的時候,也經常來這里吃。


    “和女朋友怎么樣了?”燒烤臺前,我們的話題直接聚焦到了這個永恒的話題上。


    “額,你都知道的,吵了大半年了?!?/span>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釋這個,仿佛就是畢業的魔咒,別人都是畢業分手,而我未畢業的時候就是矛盾重重。


    其實,幾年后,我才明白過來,女友考研沒上岸,那段時間是她最失落的時候,而我不僅考上,還自顧沉浸在自己的快樂中。矛盾由此發酵,責任當然全在我。


    幸運的是,第二年的時候,她還是如愿考上了武大,只不過在她最失落難受的時候,我在她面前,或許就是一個開心的猴子吧。所以,我們還是分手了。


    “圖書館那妹子最近碰到了嗎?”鄭君天天盯著一個會計學院的女生,每次在圖書館都坐在她附近。


    “她就是我的精神折磨,不過,她好像有男朋友了……”


    我們兩晚上的時候,除了回憶考研時光,就是在談論女孩。最后鄭君也還是錯過了,直到幾年后,他還在跟我提起那個女孩。


    ……


    武廣線上的高鐵的車速很快,很快就把一部分青春拋在腦后了。


    嶺南的風其實更加的悶熱,路邊的樹似乎也更綠一些。城市的一些房屋也頗具特色,一快快瓷磚上泛著舊色,陡挺的巷子阻礙著陽光進入,各種電線捋在一起,積水旁邊可能就是一家豬腳飯。



    廣州的地鐵頗是擁擠,不是武漢所能比及的,在高峰時期甚至能感覺得到呼吸困難。后來去了杭州,也總感覺杭州地鐵太舒服了。


    新港西路135號,到了,中山大學。


    這是中大的主校區,當年也是繼承了嶺南大學的校園,算是鳩占鵲巢吧,哈哈。所以,嶺南學院的孩子總是在學校里有著高人一等的土著優越感,除了北校區的中山醫,他們誰也瞧不上。


    南校區算得上是廣州的城市公園,校園里綠樹蔥蔥,中軸線上有著幾大塊綠茵茵的,從嶺南時代就傳承下來的草皮。兩公里外,就是廣州打卡必去小蠻腰。這些年,周邊的高樓也不斷聳立,不過,這塊翠綠的公園,卻是一直沒有變動過。


    學校南門外是在全國聞名的中大布料市場,只隔著一條街道。一次與外國語學院的黃同學去那里探訪,看見身邊的小哥大叔來來往往拉著布匹,電動車稍微一不注意就能擦到人,我對黃同學自笑道,這是“在人間”,而對面是“我的大學”。


    “我的大學”也會走向結束。


    01.


    19年春天的時候,看見已經開始實習的同學,我也開始了我的準備。


    我愛玩游戲,廣州游戲公司多,游戲公司招聘要求最主要的就是愛玩游戲。所以我的目標就是去干游戲。


    當年的選擇非常簡單,充滿青春與激情。還記得,當時去一家游戲公司面試實習,正好遇到地院的學長,面試看我什么答得都很模糊,就直言到這個行業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樣,不要來跳這個火坑,浪費自己所學。但我那時沒管太多,因為,廣州的面試太多了,下一場面試就沖淡了這一次記憶。


    作為廣州扛把子學校的學生,我很自信地選擇了游戲策劃崗,這也是整個游戲行業中的核心崗位。哪個男孩不夢想著成為游戲中的上帝,主宰游戲,偶爾開幾個內部小號給自己玩玩,調戲一下玩家。


    5月的時候,網易開始招聘暑期實習生了,這是我準備的最重要的一場面試。而中大的光環的確好用,通過學長也直接拿到了內推,然后就是面試。


    人生總是在充滿迷之自信和挫敗絕望中徘徊,二十分鐘面試后,我再也沒得到任何通知,這一場,掛了。


    但是想了想,網易也是中國第二游戲公司,我這區區雜魚,掛了就掛了,畢竟各路大神都往這里擠。


    廣州游戲公司多,繼續投就是了,不行去隔壁深圳卷一卷。


    很快暑假到了,這也是最后一個暑假了,但我并沒有卷進任何一家游戲公司的策劃崗,反而,卷入了一個普通中廠的運營崗。這在我心里,這個職位分量,僅相當于一個小廠的游戲策劃崗吧。


    但是暑期到了,硬著頭皮還是往下干吧。



    九月的時光很快就到了,2020秋招來了,我脫掉了運營的實習,很快就奔赴了秋招的各個現場。


    誒,其實也就是偶爾跑跑東校區,然后就是在自己的南校區守株待兔。


    第一家是一家國企,中建某局,去總部干。那時,我也不再專注是不是游戲公司了,就是有大企業都試著投投。這個國企招聘的人很熱情,簡歷來了,來者不拒,現場就發了一些簡單的協議。


    回到宿舍,拿著協議我都有點懵圈。秋招?就這?還沒預熱就要結束啦?不會吧,不會吧,這可不行!先看看知乎的評價吧!然后,又跟土木的大哥們聊了一下,順帶還進了一下土木吧。


    在被無數次“提桶跑路”警告后,我把協議丟在一邊,跟中建某局說拜拜。


    秋招,繼續。

    答題,那就知道啥,寫啥。

    一面,把HR忽悠到暈頭轉向,畢竟HR總是問她專業之外,我專業之內的事情。

    二面,不要怕,在廣州游戲圈面試官非常容易碰到中大學長,瞎扯不要慫,慫你就輸了。

    三面,即使主策面對面,那也不能慌,這個時候就是看臉是歐是非了。


    九月末的最后一場面試,某個中廠說我可以,好吧,不枉我這一個月的奔波。過完十一的時候,我整個人的狀態都放松了下來,后面的也就沒找了。


    十月末,這家中廠的招聘似乎已經結束了,同時,拿到Offer的人,也按照規定,進入公司實習了。我的具體職位是游戲數值策劃,也是策劃中的核心,進入實習的時候,也是信心滿滿,甚至在第一次組會上就問主策能不能給個游戲內部賬號玩玩。


    當然,主策拒絕了,只跟我說等我正式入職。


    嗯,主策年紀也不大,三十歲,上面的制作人也才三十五,整個部門制作人年紀最大。公司很年輕化,也是我憂慮地地方,沒有年紀大的了嗎?不過當時也只把憂慮暫時擱置了。


    實習的生活其實并不是那么有趣,除了每天玩游戲,就是培訓,還有就是一起設計一款游戲,以此熟悉公司工作流程。每天加班是常態,有時一兩點回學校,順便感受一下十二點的廣州。畢竟以往十一點我都在宿舍睡著了,是沒機會感受的。



    十一月,旁邊的網易出了一件新聞,一位工作了五年的游戲策劃長久加班而患病,卻被趕出公司,而這策劃,也是數值策劃,同時還是上交畢業的。


    這件事情,我想了很多。很早的時候,我就知道游戲圈加班嚴重,甚至9點才叫下班,12點才是叫加班,但我覺得我所謂。因為,我愛游戲。


    每個來這個行業的人,估計都是這樣想的。HR問能不能接受加班的時候,也都是這么回答的。


    至于加班把身體加到垮,那么倒霉的事情應該只是夸張的傳聞吧。但是現在,一切卻又是這么的近。


    ……


    十一月末的某天上午,正在寫著文檔的時候,郵箱里突然收到了一封郵件。


    瞥了瞥,打開。


    這是家鄉省組織部人員發來的郵件,他們要在中大在開定向選調生宣講會,對于每個家鄉來中大求學的學子,都通過學校后臺發了邀請信。


    這,定向選調生?是啥?不想了解。還是繼續肝游戲吧。


    現在想想,人生后悔的事情很少,這算是一件吧。


    元旦之后,武漢的疫情還在醞釀之中,而我的實習終于要結束了。


    辛苦,勞累,近三個月的實習,疲憊的我已經對游戲逐漸失去了興趣。畢竟把任何美好的事物解剖后再看,也只會覺得提不起勁。


    當愛好成為工作,那就沒有愛好了。



    2020年1月14日,我又經過武廣線往家里趕了,鄭君已經上岸財大,寒假卻不知在哪里浪,而我也因為實習得心神疲憊,并沒有在武漢逗留。以往的時候,每次路經武漢,總要找鄭君,或者其他同學聚一聚。而這唯一的一次沒去,卻又是如此慶幸。


    幾天后,疫情爆發,鐘南山從廣州去了武漢。


    正月十五,公司開始要求人員返回,本來就對這個行業產生極大抗拒的我,猶豫了一陣,選擇了拒絕。


    也算是徹底拒絕了這家公司。


    從1月到5月,整個疫情期間,我都是窩在家里。馬上就要畢業,論文還需要認真打磨,至于春招,我也沒去再投,只等著返校,再回去看看。


    ……


    疫情在家呆了5個月,這是我自高中以來在家呆著最長的一次,也深刻改變了我那種流竄的心態。


    在家,溫暖!飯香,菜好吃,睡覺也是自由的。


    于是我很快就下定決心,不在美食滿滿的廣州工作,而是選擇了附近的杭州,原因離家近。


    六月的時候,已經沒幾家公司招人了,招人的很多都是坑。而我,進入了一家公司,一家小的游戲公司。游戲公司在我看來算是坑,小游戲公司算是大坑了,但六月的我,其實也沒多少選擇了。


    “去吧,先干了再說?!边@是家里人經常說的,也是我的想法。


    隨遇而安,是我的一種性格。現在每次想起這種草率的想法,簡直想捶自己大腿。



    后面又是幾個月的游戲生涯,然后匆匆結束??菰锏募影嗵畋砩?,讓我徹底選擇了告別游戲行業。


    半年后,在一次聚會上,遇到一位杭電老哥,也是從游戲的魔坑中跳出來的,我們仿若遇到知己,彼此瘋狂吐槽了好久。


    02.


    游戲行業生涯剛結束時,正好遇到某些大教育機構招人。在家里剛把簡歷在招聘網掛起來,很快就遇到一位HR,對方簡直熱情主動得不要太過分,而且工資給得比游戲公司高很多,關鍵還不用加班。


    干了!這真是一個不錯的行業!


    這樣,我又進坑了!


    如果知道現在教培機構會這樣崩塌,我當時也絕不會這樣入行。但是,這個大時代中,誰要能把握得準呢。


    2020年末,一腳滑入了教培行業,彼時,資本市場也在瘋狂加碼,我們這些底層的員工,也不斷享受著風口的福利。


    上班摸魚,下班都很準時,公司也經常發各種福利,美哉。


    領導也不會管太多,畢竟他們吃得太撐,有點暈了哈哈。偶爾清醒的時候,就給我們灌灌迷魂汁。


    “小伙子們,小姑娘們,大家好好干,咱們業務在擴大,未來大家都是管理層!”


    一直到最近,行業突然崩塌了,大災難來得那么洶洶,大家才醒過來。


    所有人都絕望地看著眼前的一切,我們這些底層蝦米,沒辦法,只得被全部踢走了。時代的洪流,就這樣卷裹著我們。


    臨走的時候,我看了看主管他們,相互道別。五湖四海,此去怕是再難相遇。臨別,在他們的眼神中,我倒又發現了幾許迷茫和急迫。是啊,我們這些蝦米還不算老,還能到處亂竄,而他們很多都是三十多了,在這一行干了七八年了,孩子都四五歲了。


    這一行倒了,他們又去哪里呢?



    亂竄的人生,又要暫時停歇一下了,與一群“前同事”們在杭城一起聚會,一起到處游玩。杭城雖然是美食荒漠,但是美景絕對是頂呱呱。


    散心之路,也是我們重新尋找新路的旅程。有人還想堅持在教培行業,有人準備試著去學校,有人開始準備考公考編。而我,想著要不回游戲行業繼續加班填表?


    突然,我又警告自己。“別急!”“先看看,先想想?!?/span>


    人生就像戲劇般,拿著裁員補償金,本想著全國拜訪一下老友,卻是沒想到各地疫情又爆發了。無奈,遁回老家,想著先隱居一段時間。畢竟本人除了喜歡逛土木吧,還喜歡逛隱居吧。


    ……


    回家,書桌上放著十幾本考公的書,這是三月份的時候,某機構朋友送的,一直放在桌子上。愈來愈想有個鐵飯碗,徹底結束亂竄生涯的我,其實在年初的時候,已經開始偷偷換賽道了。只是一直沒能下定決心,這次大裁員反而讓我這只溫水里的青蛙一下子跳了出來。


    哈,寫完這個,我又要練練申論了。加油,考公人!


    - 本文選自高校人才網第五屆征文大賽 -


    來源:   高校人才網V(微信公眾號)   本文為高校人才網原創,首發于微信公眾號“高校人才網V”,如需轉載,請聯系獲得授權。
    更多資訊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(微信號:Gaoxiaojob)。
    沒有賬號,立即注冊 單位登錄
    {{checkTextOne}}
    {{checkTextTwo}} {{checkTextThree}}
    + 上傳
    默認此選擇
    + 上傳
    {{checkTextFour}}
    {{successOne}}
    {{successTwo}}
    我知道了
    国产91在线